奧援熱烈湧入 舉重夫妻惜福

楊豐田(後排右六)、陳涵彤(後排右五)夫妻培育弱勢學生加入舉重隊,即使不是人人都能成為國手,卻也成功引領這群孩子在人生路途中,建立正確價值觀。
大內舉重夫妻楊豐田、陳涵彤,長年自掏腰包培育偏鄉弱勢生練習舉重,舉出自己頭上一片天的故事,不到1個月時間,無數人感佩於這對夫妻的真情,捐款熱烈湧入,迄今已收到60萬資助。


「以前媒體寫我們的故事,雖不乏小額捐款,但熱潮一退,幫助有限;這一次,捐款者看了《中國時報》後,指定要長期認養、捐款,幫舉重隊很大的忙,這下子終於敢買牛肉給孩子們吃了!」

感謝媒體 帶來貴人

大企業每月贊助3萬元膳食費、文教基金會指名贊助17名舉重隊孩子的註冊費、汽車公司董事每月贊助1萬校車費等,一通通善款電話湧入,一筆筆大小不一的錢匯入舉重隊帳戶。

陳涵彤悉心記錄每一筆資助,因每一筆錢,都代表一份情,解決夫妻倆每月即使不吃不喝,就要支出6萬元的重擔。「以前募款,都靠楊教練和人喝酒500、1000慢慢募,我們只懂舉重,沒有人脈,真的感謝貴報牽線,帶來貴人!」

陳涵彤惜福之餘也深諳,要長久經營舉重隊,靠外界奧援絕非長久之計。「能否幫我們發聲,爭取市府開專任運動教練缺?」

自掏腰包 苦撐21年

自掏腰包培育舉重隊21年,楊豐田犧牲考取專任運動教練,最近一次是縣市合併前,他鼓勵老婆爭取唯一名額,至今自己卻仍只是一名守護弱勢生舉重大夢的「約聘僱」教練。

台南縣市合併3年多,市府尚未開出新的職缺,兩人也曾找民代反映爭取,卻都不了了之。陳涵彤說,楊教練只知要教好每一個孩子,卻未去考試厚植自身籌碼,如果夫妻兩人都是專任教練,月薪至少10幾萬,就無須辛苦募款。

陳涵彤說,專任待遇差很多,短程來看,丈夫晉升專任教練至少可以紓解經費的壓力;長遠來看,孩子知道練舉重有天可望當上待遇比照正式教職的教練,也才有努力動力。

舉重運動 不受重視

陳涵彤說,台灣在奧運奪牌總數上,舉重高於跆拳,但舉重卻不獲重視,外界總認為「舉重很好練」,他們長期處於靠自己的命運,她說,既然要靠自己,政府也該給他們「自保」機會,台南是五都中唯一未開專任教練職缺的縣市,優秀舉重選手出走不是有原因。

陳涵彤甚至已在思量是否開一家早餐店,「如果孩子(舉重)表現真的不好,至少還能靠賣早餐維生,不至於走偏了;況且,如果有家店,即使日後缺經費,我們也就不用再那麼辛苦募款了吧!」


相關文章

留言